我是至尊 第三百二十六章 忍無可忍!

小說:我是至尊 作者:風凌天下 更新時間:2018-04-29 23:40:33
推薦閱讀: 元尊武煉巔峰超級怪獸工廠超級兵王造化之王最佳女婿雪中悍刀行太古劍尊一世獨尊永夜君王
  云揚身后的上官靈秀見狀,臉上亦不由自主地露出一絲莫名的神色。

  身為皇子,表現得竟然如此不堪;面對危險不曾挺身而上不得止,反而直接嚇尿,光是這點膽氣就跟其身份不符。

  尤其還是在他心里很清楚,云揚絕對不會殺他的情況下,嚇尿了!

  這等表現甚至已經不能用不堪來形容,簡直就是無膽匪類,宵小之屬!

  而這樣的人,居然還妄要覬覦太子儲君之位,他朝一登大寶!

  若是當真讓這樣的人當上了皇帝,那才真的是玉唐子民的悲哀!

  這個結果,上官靈秀非但不樂見,愿見,更是矢志杜絕,決計不允許自己滿門數代人浴血疆場努力的結果,被眼前人糟蹋,褻瀆!

  這一刻,上官靈秀打定了主意,下定了決心,堅定了立場!

  這時,隸屬于三皇子手下的其他人也都從樓下陸續上來了;顯然是聽到了什么動靜。

  可一看到地上兩具尸體,還有三皇子面無人色的樣子,卻是齊齊盡都是嚇得呆住了,全無動作。

  任誰也想不到云揚居然如此大膽,在這般大庭廣眾之下,直接擊殺三皇子的兩個幕僚!

  這等行徑,簡直就造反無異!

  云揚看著眾人上來,眉頭卻是不自主的皺了皺。

  剛才他隱約感到一陣很危險的氣息,但,三皇子這幫人,卻絕對沒有那種氣息啊……這這是怎么回事?

  眾人一窩蜂地沖上來,先將三皇子保護在身后,原本在房間被云揚趕走的那人才冷哼一聲:“云揚,須知凡事皆有度!今日你做得過了,自然有人會與你清算!”

  三皇子被眾人保護起來,自覺安全有了保證,這才終于恢復了幾分臉色;然而再看向云揚,眼神中仍舊有恐懼之意,可是這個當口怎地也不能再示弱,當下硬著頭皮道:“云揚,你等著!”

  三皇子話音未落,自云揚身后傳來上官靈秀夾雜著輕輕嘆息的聲音:“三皇子殿下,您還是快些回去吧,只是如此爭執,不過自曝其丑,當真能爭得出來什么結果么?”

  三皇子的目光掠過云揚,聚焦在上官靈秀俏臉上,眼中多了幾許深沉的怨毒。

  在他而言,或者以他所知,自我感覺,今天這件事,就算是當真告狀到父皇那邊,多半也不會將云揚如何如之何,更有甚至,很有可能是自己的父皇也已經知道了自己的所做所為。

  正等著自己主動上門,若是那樣的話,自己過去招來一頓痛罵都是最好的結果。

  說起來這三皇子也有幾分急智,他硬著頭皮的叫囂,實則反而是想讓云揚多修理自己幾下,最好是出點輕傷,反正云揚勢必不能當真殺死或者重創自己。

  若是有傷勢在身,自己也就變成了苦主,情勢也會因此而有所轉圜,至少去到玉唐皇那邊,多了兩分說詞,最起碼的,父皇念在自己有傷在身,便不會再多做懲處。

  可是上官靈秀的一句話,卻令他直接無法下臺,所謂急智更加沒有施展之余地。

  然而三皇子自問惹不起云揚是一回事,上官靈秀卻不具備讓他如何忌憚的本錢,自然將所有的怨氣全都歸到了一直旁觀的上官靈秀身上。

  云揚我惹不起,但是你上官靈秀卻從頭至尾看到了我的丑態,我不敢針對云揚,還不敢報復你么!?

  “上官靈秀!”三皇子一字字的道:“原來是你!”

  說這句話的時候,三皇子眼珠子都藍了。

  這句話一出來,直接當事人云揚與上官靈秀都有些發懵。

  此事從頭到尾都是云揚與三皇子一系之人的兜纏,跟人家上官靈秀有什么關系?

  怎么就突然拐彎了?

  這是神拐彎嗎?!

  “我說呢……我跟云王世子往日無怨近日無仇,從無怨懟,怎么就突然針對本皇子了……”

  三皇子充滿了恨意的獰笑道:“上官靈秀,分明是你今日專程去太子府門前去等云揚,然后來到這里,最終目的就是為了讓云揚對付我?是也不是?!”

  “原來是你從中作梗!”

  三皇子終于想明白了。

  上官靈秀有些不可置信的看著三皇子:這也行?這是什么因為所以的關系嗎?言之成理嗎?!

  這家伙的腦子,到底是怎么長的?

  三皇子憤怒的叫著:“是,我是派人向你們上官將門求親了;難道憑本皇子的身份,還配不上你嗎?!而今你這么做,是個什么意思?”

  求親?

  上官靈秀眼中的懵然轉為疑惑,滿滿的疑惑。沒聽說過求親啊……

  云揚則一下子瞇起來眼睛,原本的怒惡之色更甚的數層。

  求親?

  居然還有這等事?

  簡直就是癡人說夢,癩蛤蟆想吃天鵝肉,該死至極!

  三皇子的情緒似乎被他自己的話語徹底的點燃了,憤怒的口沫四濺,滿臉通紅:“你們都已經回絕了我,為什么還要這樣子折辱我?!”

  “你專門找云揚來對付我,有什么企圖?什么目的?!”

  他大聲吼叫著,發泄著。

  “你們殺了我的手下,削弱我的力量,羞辱我至此,就是要我永遠都翻不了身么?”

  他大吼著,神態猙獰;現在的他,已經完全不知道自己在說什么,更加不知道自己真實目的如何。

  這是極度的恐懼之后,醒悟自己的極度尷尬,因而產生極度的羞辱,最終誕生出來的極度憤怒。

  他的精神理智,因為上官靈秀的一句話,徹底失去了制衡。

  腦海中那根弦,在這樣的大起大落,一言定版之后,徹底的崩斷了。

  上官靈秀皺起眉頭,有些厭惡的道:“三皇子殿下,我想你是誤會了,我剛才之言,實是一番好意,不欲令雙方爭執繼續升級,別無他意。”

  “我誤會?好意?”

  三皇子嘿嘿的笑了起來,他眼神中盡是輕佻的看著上官靈秀,冷冷的說道:“上官靈秀,你莫要以為你自己多么高貴,你是多么高不可攀,你可以拒絕我,也可以拒絕任何男人……但是!”

  他加重了口氣,惡毒的說道:“但是你總有一天,你總會躺在一個男人的身體之面,供人玩弄。這本就是你身為一個女人的宿命,不管你多高貴,都不會脫出被人干的……”

  “混賬!”

  砰!

  云揚忍無可忍,一腳毫無花假地踹在了三皇子的小腹處。

  這位正自口若懸河滔滔不絕噴吐著污言穢語的皇子頓時有如皮球一般滾了出去。
內容報錯】【 推薦本書
可以使用回車、← →快捷鍵閱讀
11选5赚钱方法